[ET架空] 宠溺证明 (Proof 背景的脑洞 ,慎!)

“嘿!即使你不是故意的,也好歹停下来关心一下被你撞碎的可怜花儿吧?”一个优雅动听的声音伴随着淡淡的兰花香气逐渐接近埃尔隆德

停下匆匆前行的脚步,埃尔隆德转身面对说话的人的大概位置。他是个盲人,虽然看不见天色但已嗅到空气中浓重的水汽味道,所以他急于回家。手杖点过熟悉的小径,这条路埃尔隆德时常经过,他不记得这家油腻的小餐馆后门何时会多出花盆和高雅的兰花,也许是换了新主人。

“抱歉,但……”埃尔隆德举起手杖示意,“我急着回家。”

“是啊,快下雨了。”瑟兰迪尔冷冷的说

“所以,我可以走了么?”埃尔隆德不喜欢和陌生人多作纠缠

“不,我想用你做花肥。”好听但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并不好笑,但埃尔隆德勉强弯了弯嘴角,满心希望能尽快离开,但他又没有切实挪动脚步,而那人也不像会拽着他不让他走的。

犹豫的结果就是大雨如期而至。瑟兰迪尔没有他的声音那么冰冷,在雨点落下时他邀请埃尔隆德进了他的小店。埃尔隆德记忆中服务很差的小餐馆被改造成了温馨的甜品店,空气中弥漫着温暖甜蜜的味道。

引导埃尔隆德坐进柔软的沙发卡座,瑟兰迪尔坐在他对面,“欢迎来到绿叶派屋,我们还没有正式营业,加里安在试制三莓派,也许你愿意尝尝?”

埃尔隆德不置可否,而对方也没给他拒绝的选项,很快就有另一个人端来了香气扑鼻的甜点,刀叉被对面的人霸道地塞进埃尔隆德手中。

“小心烫。”这是瑟兰迪尔埋头对付自己那份点心前说的最后的话

一时只有屋外的雨声和屋内餐具碰撞的轻响,当美味的食物被享用殆尽,尴尬的沉默降临。出于礼貌,埃尔隆德开口:“很棒的派,谢谢你!我叫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答,好像自家店里的东西好不好吃与他无关

“你是甜点师?”

“不,我只是爱吃,加里安才是大厨。”

“你是做什么的?”

“摄影师。”

“盲人摄影师?有趣。”

“有趣?我只是希望得到真实,”埃尔隆德从口袋里掏出胶卷相机,“照片可以作为证据,证明别人告诉我的东西真实存在。”

“奇妙的想法。”

瑟兰迪尔似乎对他所做的事并没有兴趣,埃尔隆德决定告辞,就他听来雨即使没停也已经很小了。他掏出一些钱放在桌上,“我应该赔偿你的盆栽,并为美味的派买单。”

“不,那其实是个空盆。”

埃尔隆德皱起眉头,他痛恨别人因为他看不见而欺骗他。

“不过你吓得我失手捏碎了一朵花。”

埃尔隆德觉得他很难恨这个带着兰花香气的男人。

“如果你食物中毒,我是不会付医药费的,所以你也不必付派的钱。”

埃尔隆德笑了,他相信瑟兰迪尔的嘴角也有同样的弧度。

“我可以为你拍张照么?”

“我不收你的钱,摄影师先生,所以你非得给点什么报偿对么?那么,好吧。”瑟兰迪尔轻轻笑起来,“你随时可以拍,我就在你正前方。”

———————————————

几天后,埃尔隆德带着冲印好的照片再次来到派屋,它已经开始营业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接待了他,他猜那是加里安。他点了一份苹果派,然后等了很久,直到店主上桌他的食物也没来。

“我猜加里安不会再给你任何派了,他好像不喜欢你。”瑟兰迪尔似乎对客人受到怠慢感到很高兴

埃尔隆德决定忽略他的吃笑,掏出一叠照片放在桌上推过去,“我来送你的照片,顺便你能替我描述其他照片么?”

“描述照片?好吧,我看看。”瑟兰迪尔饶有兴趣的拿起照片,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盲人摄影师埃尔隆德干得相当不错,大部分照片的画面是比较完整的。“唔…这一张上有一个难看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抽烟。”

“抽烟的女人?”埃尔隆德伸手要过那张照片,“她是我的前家政妇,一直对我图谋不轨,上个月被辞退了。”

这话换来瑟兰迪尔的一阵清脆笑声。

“下一张:一个皱巴巴的老女人抱着一只病怏怏的狗。”

“很好,”埃尔隆德打下一行盲文,把标签贴在照片背面,“继续。”

“一个糟老头站在一面照片墙前。”

在听到对第6个照片中人的相貌的负面评价后,埃尔隆德忍不住问:“……在你眼里有谁是好看的吗?”

“有啊,这张。”瑟兰迪尔立刻把一张照片放到埃尔隆德手里

埃尔隆德轻轻抚摸过照片,虽然他无法从没有加标签的光滑表面获取任何信息,但还是笃定的说:“这是你。”

“你可以让别人描述它,如果你想知道我的样子的话。”

“可是,这是给你的。”埃尔隆德把照片推回去

“那我们还有别的办法。”瑟兰迪尔坐到埃尔隆德身边,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的金色长发上

埃尔隆德犹豫着摸了摸顺滑的发丝,略惊讶于它们的长度,然后放下手,“我母亲说过手指不能代替眼睛去看别人的样子,这是不礼貌的。”

“我不这么认为,你应该获取一些直观印象。”瑟兰迪尔固执的再次把对方的手拉到自己脸侧

埃尔隆德发现自己无法拒绝,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他被淡雅的兰花香气包围。他小心地用手指滑过脸颊的轮廓,把散在脸侧的发丝别到耳后,触摸了圆润小巧的耳朵。哦!瑟兰迪尔一定很美!他一定有傲视别人容貌的资本才会显得有的尖刻,不过也任性得可爱。仅仅是第二次相遇,埃尔隆德已经沦陷了。

tbc

评论(1)
热度(52)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