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溺证明5

直到愤怒的加里安来砸门,瑟兰迪尔才结束他以挑食和戏弄主人为乐的早餐,大家来到客厅落座,林迪尔侍立一边轮流瞪两位客人。


“老爷担心您晚上睡不好,特意让我把您最喜欢的大角鹿玩偶带来了。可您居然不在自己的床上!”加里安挥舞着一只鼓鼓囊囊的毛绒玩具谴责小主人的不省心,维拉保佑他可是连夜开车赶回来的


“拜托!加里安,我已经30岁了,不是3岁!”瑟兰迪尔简直羞愤欲死,丢脸丢到朋友家里了!


“所以您就能一声不吭地跑到别人家过夜?维拉啊!欧洛菲尔老爷知道了会怎么说呢?”加里安的高分贝可一点没减,他的小少爷从来就没学会过保护自己,对自己过人的美貌也没有自知之明


“只要你不乱说他什么也不会知道。”瑟兰迪尔焦躁的站起来挥舞着手臂,“你可以回派屋去了,我想待在哪就待在哪!”


加里安也站起来对小主人怒目而视,可这回瑟兰迪尔铁了心毫不退让,终究也不能把人绑回去不是?况且少爷的这位朋友,好吧,至少可以排除被美貌吸引的因素。


最终让步的还是可怜的加里安,“今天晚饭前您必须回来,否则我就给老爷打电话。”


“加叔你真好!把大角鹿给我留下。”瑟兰迪尔立刻高兴起来,夺回玩偶把加里安推出门外


听了一出闹剧的埃尔隆德一直在努力抑制哈哈大笑的冲动,待主角之一出了门,他终于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瑟兰迪尔哼了一声,抱着大角鹿窝进沙发。埃尔隆德摘下墨镜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冲着瑟兰迪尔的方向调笑道:“长不大的瑟兰宝宝和操碎了心的老管家?”


“去你的!他是我Ada的爪牙,专门限制我的自由!”瑟兰迪尔用大角鹿打了他一下,换来林迪尔的小声惊呼


“别这么说,瑟兰,他们只是想保护你。”埃尔隆德坐到瑟兰迪尔身边伸手去摸刚才袭击他的东西,玩偶被塞到他手里,异常的柔软。傲娇美人哼了一声,对自己需要被人保护嗤之以鼻,顺手扯了扯埃尔隆德的额发泄愤。


“哦!别这样!”埃尔隆德慌忙拯救他的发际线,为了保护视力林迪尔似乎已经离开了,他把玩偶递回去,“没想到你喜欢这个。”


瑟兰迪尔抱着大角鹿偶靠在埃尔隆德身上,满意地蹭蹭,“大角鹿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现在我喜欢亮闪闪珠宝!”


“唔...珠宝,恐怕我没有很多。”埃尔隆德想了想,“不过我母亲留下了一枚白宝石胸针。你想看么?”


“白宝石?我最喜欢了!”瑟兰迪尔雀跃的声音让身边的人不由自主微笑,他起身去保险柜里拿那个多年不曾触碰的饰物


埃尔隆德一直认为父母并不喜欢他。父亲热衷航海,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不多,直到有一天彻底消失在茫茫大海不再回还。而母亲不得不留下来照顾盲眼的儿子,埃尔隆德觉得她厌倦这个,虽然她总是违心的说爱他。当然,后来她也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罗瑞安花园不可能真的存在,她每日描绘的春夏秋冬一定是个谎言,还有其他的美好事情也一样。


“母亲说也许哪天我能用它娶到某个人。”埃尔隆德把胸针搁在茶几上,有些阴郁的说:“这是她告诉我的众多谎言中的一个。”


瑟兰迪尔惊讶地看着那个饰物,他一眼认出那正是他家的产品,其精美程度或许是Ada早年的得意之作,“她说得不无道理,密林出产最好的白宝石,一件珍贵的聘礼。”他拿起胸针细细把玩,一颗硕大的白宝石镶嵌在银质鹿角形底座上,宝石的质地色泽打磨工艺都十分完美


“‘去找你自己的树吧。’她这样对我说,可我根本看不见任何一颗树。”


“你知道么?在某种古老的语言中,我名字的意思是春天的树。”


评论(8)
热度(45)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