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溺证明 6

“春天的树…”埃尔隆德默念这个充满朝气的名字,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我想我会喜欢称呼你为春天。”


瑟兰迪尔发出一声被恶心到的声音,他是听够了Ada和加里安追在身后喊他小春天。


“不乐意?那还是叫你瑟兰吧,抱着大角鹿的小春天。”


瑟兰迪尔扑上去把埃尔隆德按倒在沙发上挠他痒痒,“绝!对!不!许!这!么!叫!”埃尔隆德大笑着胡乱挣扎,身上的人身高腿长把他压得死死的,于是他只好同样挠回去。


瑟兰迪尔非常敏感怕痒,但他每次欺负人时都会忘了这点,然后就被反扑得很惨。经不住痒的瑟兰迪尔翻身一滚就从不宽的沙发上掉到了铺着厚绒毯的地上,来不及松手把埃尔隆德也拽下来压到他身上。


在瑟兰迪尔的呼痛声中埃尔隆德手忙脚乱的试图撑起身子,可身下的人一直不安分的扭动着,并且伸手扯他头发作为报复。埃尔隆德只好放弃起身转而努力压住那只作乱的小妖精,摸到他柔滑细腻的脸捧在手心,将吻印上他的额头、脸颊、嘴唇。


“嗯...乖...不疼了。”胡乱的安抚话语很快被吞没在难分难舍的吻中,埃尔隆德从未体验过一个人的唇可以如此柔软甜蜜,瑟兰迪尔变得乖顺绵软,安分的躺在地上双手紧紧搂着埃尔隆德的背,更加诱人的声音很快要忍不住溢出。可是,吸尘器工作的噪音提醒两人林迪尔还在这座房子里呢,为了管家的身心健康,埃尔隆德意犹未尽的扶起瑟兰迪尔坐好,两人各自整理了一下衣服平复了呼吸。


埃尔隆德看不见对方脸上的红晕,但他明智的感觉应该转移注意力。他拿起被他们遗忘在茶几上的家传饰品问道:“这个胸针是亮闪闪的么?”


“当然。”密林的产品都是光彩夺目的


“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


“不!它是女式的,要送给你未来的妻子。”瑟兰迪尔坚定的拒绝,他嘟起嘴表达不满的样子绝对令人把持不住,好在对面那位看不到,不然可管不了林迪尔的死活了


埃尔隆德一脸认真的面对瑟兰迪尔,虽然没有光彩却依然美丽的蓝眼睛直直看向他,“遇见你之后我更确信自己此生不会有妻子了。”


“这是你的表白么?”瑟兰迪尔笑起来,真是一点也不浪漫的宣言,不过他喜欢


两个人又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儿,当林迪尔拖着嗡嗡作响的机器走近时他们决定出门去工作,埃尔隆德对着大概的方向举起相机的样子让瑟兰迪尔感动又欣赏。


在公园消磨了一个下午之后,瑟兰迪尔还是在晚饭前回了派屋,加里安做了许多他爱吃的美味佳肴,陶瑞尔留下来一起吃饭。温馨的一餐过后,瑟兰迪尔满足的摸摸肚子,回房间开始打包一些东西。他决定搬去埃尔隆德那里,反正他对派屋的经营完全帮不上忙,只会在后院养养兰花而已,埃隆家的花园要大得多,就是缺人料理。


得知小少爷要离开自己的庇护搬去朋友家当房客的计划,加里安着实哭天抢地了一番,瑟兰迪尔庆幸自己没有说出‘去恋人家同居’的实情。在承受了电话中欧洛菲尔长达一小时的咆哮之后,瑟兰迪尔如愿以偿的搬了出去。不过他原以为既然自己离开了派屋,加里安应该会回去Ada身边帮忙,没想到这顽固的家伙仍坚持留在这个城市就近看管他。


另一位男主人的到来将使老宅瑞文戴尔焕发出新的生机。埃尔隆德的世界一片黑暗,所以他不在乎房子是怎样的,只要保持干净并且没有什么会伤害到他的障碍物即可。他雇用过的家政服务者也都没有多嘴的向失明的雇主提起过房子里是么多昏暗压抑和陈旧,但瑟兰迪尔显然不会忍受这个。他拉起百叶窗让日光照进屋里,指使林迪尔拆下厚重陈旧的窗帘换上色彩明丽的新款。林迪尔很不满他的擅自作主,凡事都要向埃尔隆德确认过才肯执行,但埃尔隆德只是宠溺的笑笑,告诉他只要瑟兰迪尔喜欢直接做就行。


瑟兰迪尔穿着带铃铛的毛绒拖鞋欢快地在屋子里穿行,审视每件家具和装饰,他不会轻易丢弃那些埃尔隆德的父母留下的东西,只是想重新设计和布局。瑟兰迪尔很喜欢那些帆船模型和航海纪念品,他决定弄一个玻璃展柜好好摆放它们。哦!墙纸一定得换掉,颜色太暗了!还有床和床上用品,这个最重要。


面对瑟兰迪尔兴致勃勃的改造计划和埃尔隆德全盘的纵容,林迪尔终于发飙了,“你把屋子里弄得一团糟,My lord走路都会有危险!”


“没那么夸张,林迪尔,我只是需要重新记住一下布局。”埃尔隆德尽量使他爱操心的管家宽心,其实瑟兰迪尔每天都乐衷于拉着他一起进行改造活动,告诉他每样东西重新摆放后变得多么合适。充满活力的金发美人喜欢炫耀自己的设计构想,作为贴心的爱人埃尔隆德要做的就是赞美他并记下每样东西的新位置。


很快,整个房子的唯一没有摆脱阴郁色彩的就只剩林迪尔了。事实上,自从瑟兰迪尔入住,他的脸色就一天比一天黑。

评论(5)
热度(45)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