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1 (正剧向)

佛爷实力宠副官,还没决定需不需要尹新月,没有她剧情也可以走的,后面会有关于东北张家和副官血统问题的脑洞。想问一下副官叫“张日山”是什么出处?

以下试阅,不好就自娱自乐以后不放了

————————————————

长沙站进了鬼车的事很快报到了布防官张启山张大佛爷的府上,值夜的亲兵没敢冒然惊动长官,先去找了副官请示。夜深人静的,一声报告到底是惊起了两个人。这张副官与别的亲兵不同,不仅住在佛爷的府邸,房间和他还是连着同一间起居室。
张启山披了晨衣出来,见他的小副官已经穿好军装,正一边听报告一边往外走。
张启山听了个大概,拦下副官,“这是你能做得了主的事吗?”
副官立正敬礼,“报告佛爷,属下先去封锁现场,防止民众恐慌,一切等佛爷定夺。”

载着死人的日本旧军列,这事虽然诡异倒还不至于十万火急,张启山对亲兵说:“让王副官点一队人先去火车站,今天那儿不进火车和闲人。另外派个人去小香堂把齐八爷给我找来。”

亲兵领命去了,张启山瞪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张副官,“你先去厨房看看,吃了早饭再和我一起坐车过去。”

时候尚早,厨房才炖上预备给佛爷晨起暖身的桂圆茶,忙忙煮好端来,佛爷盯着副官也喝了一碗,这才出门。

车候在门口,副官紧赶几步上前拉开车门,扶着门框请佛爷上车。
“你,坐后面。”
张副官觉得和长官坐一起不妥,可今早佛爷一直面色不善,他这会儿再不敢说不。

张启山脱了披风扔到副官身上,“盖着,早上凉,也不知道多穿一点。”
张副官抱着还带有佛爷体温的毛领披风,尴尬地不知所措。
“昨天才放血封了那么些个明器,今天本不叫你早起的,你倒好,还想瞒着我先出去。”
“佛爷辛苦,应该多休息一会,为佛爷分忧是属下的本分。”副官恭恭敬敬地回答,身子坐得笔直,与佛爷间隔了老远
张启山不耐烦地伸手展开披风把副官裹好,大手一揽把那僵坐的人儿拉得靠在自己身上。
“再睡一会儿,到了叫你。”
“佛爷,我…”
“这是命令!”
“是。”

开车的亲兵目不斜视,这张副官是佛爷从东北带来的,据说从小就养在身边,一应吃住与佛爷本人同等,阖府上下也都拿他当主子。

车子开出张府时天色刚泛白,到达火车站正是朝阳初升。训练有素的军队已将车站里外戒严,张启山披风一甩从两列站得笔直的卫兵中走过,阳光映照下整个人仿佛都在发光,端的是威风八面的大佛爷。

车刚在火车站外停稳,张副官就从佛爷肩上蹦了起来,张启山接过披风,按下想开门的副官,“我先进去,你就坐车里等着老八,若他想开溜你知道该怎么办。”

五更天,齐门八算齐铁嘴都没来得及洗漱,啃着个萝卜就被宪兵押上了车,张大佛爷这么急着见他,想必大大的不妙。

齐铁嘴扒着车窗看外,戒严的架势让他起了开溜的念头,可车门一开,笑眯眯的张副官已经迎了上来。

这位小爷在张府的地位齐铁嘴心知肚明,下车就点头,“有劳夫人…不,副官亲迎。”

副官脸上的笑僵了僵,还是恭敬道:“八爷,佛爷让你尽快,听说您还没上早,咱们暂且忍忍,宅里炖着猪蹄莲藕,咱们完事回去给您伺候着吃顿结实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贪嘴?早饭吃猪蹄莲藕?不齁啊?”齐铁嘴埋怨了一句,心里明白今天的事棘手,这指不定是哪顿饭呢

来到月台细细打量了那辆几乎被铁锈和污泥覆盖的老式火车,齐铁嘴掐指一算登时吓得腿软,大叫起来:“吓死人了,大凶啊!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事,我要回去了!”

“你家就你一个人能有什么事?”张启山从车厢里出来,“副官,算命的敢踏出这个火车站一步,一枪给我毙了!”

副官拔出配枪,看着齐铁嘴眯起眼笑出了两颗兔牙,说道:“八爷,这么死不好看。别了。”

齐铁嘴气的跺脚却拿他们没办法,只好不情不愿地被请上了列车。

评论(10)
热度(80)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