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2

私设注意:

张日山这个名字实在是怪怪的,虽然不指望三叔有节操这个东西,但还是有些无法直视。从吴邪发现的张家古楼墓志来看,张家排辈用的字是放中间的,且佛爷祖辈也有人名“山”。所以副官叫张日山弄不好就比佛爷小一辈啦~本文私设副官叫张启承,麒麟血的传承者

——————————

这满车厢的老棺材,也就张家人才跟见着亲人似的,齐铁嘴看着一具具覆着丝网呈趴卧状的诡异尸体,一路絮絮叨叨地念着大凶。无奈前有张大佛爷,后有小狐狸张副官,把他押在中间插翅也难飞。

“佛爷啊~我就是个算命的,这日本人的军列我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不如…”齐铁嘴搓着手讨好地笑笑,希望能赶紧远离这不详之地

张副官在后面捅了捅他,揶揄道:“八爷,这死人你又不是没见过,怎么就怂了呢?”

“谁!谁说我怂了?前面就是最后一节车厢了,我先进,谁也别拦我。”齐铁嘴胆子虽然不大,但架不住人激他,围巾一甩迈步就要进入已被气割强行打开的车门

张启山一把拦住,“从走过的车厢来看,里面都是一些陪葬棺,我们现在所处的是看守的住宿车厢,前面那个里应该就是主棺了。整个车厢都是被焊死的,里面怕有不干净的东西。来人,找几个防毒面具来。”

一旁的小兵领命而去,不多时拿着两个防毒面具回来了。

“报告佛爷,只找到两个。”


张启山接过后递了一个给齐铁嘴,齐铁嘴故意把头一横,不要!“佛爷您又小看我,前几个车厢都没带,这最后一个咱就省省吧。”

“好~那我们戴上。”没想到张启山一点不和他推让,转手就递给了副官,自己戴上另一个,径直走了。

“哎哎~”,这下齐铁嘴懵了,心说张启山你个王八蛋,你不按常理出牌啊!

“八爷,拿着吧。”张副官失笑,把手里的防毒面具塞给齐铁嘴


两人刚要进去,张启山回身道:“副官,让车站里所有不姓张的,全部出去。”

张副官点头,小跑着出去传达命令,清点人员。


齐铁嘴隔着防毒面具挤眉弄眼,“这点小事也值得让他跑一趟?”

张启山一脸正色地回答:“现在战事逼近,士气最重要,这种说不清的怪事,最好少让外行人知道。”

齐铁嘴嘿嘿一乐,“我看您是怕小副官没有防毒面具又非要跟进来吧~”

张启山被点破了私心,投去一个威胁的眼神,吓得算命的一缩脖子,老老实实察看棺椁去了。


“棺有皮,皮带铁,铁包金,哨子棺。”齐铁嘴念着老一辈流传下来的口诀,一下就看出这货色不简单

“哨子棺…看来得需我张家双指探洞的功夫了。”


两人出了车厢,副官回报:“下午有四辆军列过站,这辆货车必须移走。”

齐铁嘴又哆嗦起来,“这口哨子棺没哑之前,绝对不可以移动啊!”

张启山拉了他往站外走:“算命的,它火车都坐过了,坐汽车怎么了,能不能不要那么迷信。”

“不要迷信,不要迷信你还扯着我干什么!放我回去~”齐铁嘴一边挣扎一边叫唤,但还是被推进了车里,张副官没有跟他们出去,而是亲自安排张家亲兵搬运哨子棺。


在张府用过午膳,喝了点酒压惊,齐铁嘴不知是吓过头麻木了还是终于缓过来了,见棺椁终于运进张府时反倒一片平静。那黑漆漆的棺椁之上,有几道血迹,沿着棺椁的缝隙涂抹,不知道从何而来。张副官苍白着一张俏脸,在这样冷的天里却满头是汗,看上去相当疲惫。


张启山拍了拍他的肩,“去歇着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佛爷,这开棺让属下来做吧。”

谁知张启山却突然动了怒,“滚!晚饭前别让我看到你。”

张副官吓了一跳,立正大声答道:“是。”他不解地看了齐铁嘴一眼,后者摇了摇头,他只好乖乖回到宅子里


管家带了丫鬟候着,端着补气血的红枣黄芪汤伺候副官喝了,再把人赶去卧室。

张副官推拒着,“我不困,书房还有些文件要看,今天佛爷怕是不得空了。”

管家是张家老人,面瘫着脸道:“佛爷说了,这个家里若还是他做主,今天晚饭前您都不得起床。”

评论(8)
热度(53)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