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4

私设副官叫 张启承 ~

——————————


吃过晚饭张启山和他的小副官窝在起居室的沙发上闲聊,佛爷说:“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少去招惹陈皮。”


张副官正往嘴里塞着葡萄,含糊不清的回道:“您不也和二爷眉来眼去?”


“你小子胆子肥了,找打!”张启山伸手把副官往怀里捉,这小狐狸抱着果盘往旁边挪出一段距离,嘻嘻笑着讨饶


家里的下人都休息去了,两人也不拘着上司下属的身份,没形象地打闹了一会儿,张启山整了整睡袍,说起正事,“这矿山是非下不可的,既然二爷不愿去,咱们就带着老八走一趟。”


刚正色起来的张副官闻言没忍住乐了,“就八爷那胆子那身手,恐怕…”


张启山卷起一份报纸打在他头上,“带他自有带他的道理。”


副官嘿嘿一笑露出一对白兔牙,“佛爷说的都对。”



长沙郊外,张大佛爷和张副官皆是一身便服,一人骑了一匹马,身边挂着皮箱,里面都是倒斗的用具。


他们已经等了许久,张副官有些耐不住,“佛爷,八爷怎么还没来?他不会是不来了吧?”


“放心,他一定会来。”张启山看了看来路,“对了,启承,这次我们是私下调查,你不用叫我佛爷,就当是启山哥哥带你放野了。”


张副官在马上挺直上身,“是!”


张启山笑着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儿,这孩子越长大越不可爱了,在家还好些,出了门就生分的很,“这军队的做派也收一收,容易引起别人警惕。”


“知道了,佛…启山哥哥,”张副官别扭的改口,又小声抱怨,“哪有那么大了还放野的?”


“来了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阵铃铛声中,戴着小圆墨镜挂着褡裢的齐门神算子拉着一匹装饰得花里胡哨的小毛驴慢慢走到他们面前。


张副官目瞪口呆,“八爷,我们这次要低调啊!”


“我这可是标准的跑江湖算命的打扮,”齐铁嘴不服气的说,“你看看你们俩,虽然没穿军装,可这皮靴、这高头大马,瞎子也能看出你们是当兵的。”


张副官就喜欢挤兑齐铁嘴,“您这驴的铃铛声几里外就能听见。”


“算了算了,快走吧。”张启山不知怎的就是不喜欢看自家副官跟别人吵嘴玩笑,催着他们赶路


三人顺着荒草掩盖下的铁轨一路走,二马并骑走在前面,后面远远坠着齐铁嘴那匹胖驴。


“哎哟~可算见到个镇子了,累死我了!”齐铁嘴大声抱怨着,从他那叮当作响的毛驴上下来捶肩伸腿


张启山四下看看,“这个镇子不对,太安静了,我们徒步进去,大家万事小心。”


张副官举步往里走,却被佛爷一把拦在身后,“都跟紧我。”


小镇一片萧条破败景象,他们穿街过巷也没见半个人影,好容易发现点动静,却是个带着孩子逃难的妇人,已然吓得连句整话都不会说了。眼看天色渐暗,齐铁嘴摸摸饿瘪的肚子,开始掐算今晚可还能找到宿头么。


入夜镇子里更是一片寂静,宛若死地,齐铁嘴哆嗦着抓住佛爷的胳膊,挂在他身上一步步往前挪。“这…这地方不会有鬼吧?”


“松开,松开。”张启山嫌弃的打掉他的手,张副官跟在后面提着两个箱子,笑眯眯看着算命的犯怂


“哎~前面有家客栈亮着灯笼,总算可以有口热乎食了。”齐铁嘴开心地向前奔去


张启山一把拉住他的围巾,“你就不怕是鬼火勾着你去?”


“不怕不怕,和佛爷一起百无禁忌。”饿扁了的神算子仗着有高手同行,当先踏进气氛诡异的客栈


客栈里尽是些面色阴沉的村民,说是在附近矿上做工的。齐铁嘴费尽口舌才换来一些菜汤,可他们一提火车的事,原本在吃饭的村民纷纷回屋睡觉去了。眼看也得不到更多线索,三人也只得先去休息。屋里是大通铺,那些先他们一步进屋的村民仿佛都已熟睡,只留了靠窗的两个铺位。


张启山扫视一圈,这些人太不自然了,所有村民的鞋都整齐地摆在床下,呼吸都很轻,看来绝非普通百姓。


“启承,累了一天了,去睡吧。”军旅之人几天不睡都没问题,可张启山还是心疼跟着自己东奔西走的人儿


“嗯。”张副官乖乖应了


齐铁嘴看他和衣躺到靠里的铺位,也不好去挨着他睡,就让张启山道,“佛爷,您也请吧~”


“我在这守着,你们睡吧。”张启山在床沿坐下,闭眼假寐


这时有个村民开口斥责,“别说话了,吵着我们睡觉。”


齐铁嘴连忙道歉,撤掉围巾褡裢,爬上铺躺在副官外侧隔开那些糙汉子。


黎明时分,张启山警觉地睁开眼,那些村民悄无声息地迅速下床出去了。他推了推快要压到副官身上的齐铁嘴,“快起来,我们去追那些人。”


“唔…”齐铁嘴抬起搭在副官身上的手揉揉眼睛,等等,搭在副官身上?他成功地在一秒钟把自己完全吓醒了,赶紧去看张启山,还好佛爷急着追踪并未在意他的睡姿。


张副官睁开眼神色清明,显然也未睡着。三人立刻尾随村民而去。

评论(7)
热度(47)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