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5


先来张可爱的小副官图~原谅我今天只更一点,后续还没完善我就又分心做了一件无聊的事,研究了一下老九门当家的年龄问题及他们对后续事件的参与。

1933年,长沙进了鬼车,故事开始。丫头1~2年后过世,时年32岁,二月红略大丫头几岁。当时九门中多数当家35~40岁,陈皮阿四、吴老狗、霍仙姑不到20。

1939秋  长沙保卫战,全员参加并存活

1962~1963  史上最大倒斗活动开始,九门齐聚,年龄较大的几位当家当时也不会超过70岁,陈皮等50岁左右,所以他们都能够亲自参与而不是派出后代。[此处出现疑似闷油瓶的领头人,但他是否代表张家不影响佛爷有没有参与]

黑背老六在文格(1966~1976)被红为兵杀死,时年70多岁,九门中唯一无后的一门

2002  吴老狗过世,102岁的二月红应该也差不多年份过世

2007  云顶天宫,陈皮阿四90多岁 [以此倒推1933年他不满20岁,二月红夫妇年长他10多岁,拿他当孩子收养教导]

————写了一堆没用的,以下正文————


清晨本有薄雾,随着那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朝矿山的方向走去,那雾竟是越来越浓,到了几乎无法视物。张启山机警地拦下另外两人,齐铁嘴吓得一激灵,整个人扒在佛爷身上生怕落单。张副官做出了防御的姿态,但他目力不及佛爷,只隐约听到身边的浓雾中有人来回移动,却判断不出攻击会来自何方。为了壮胆,齐铁嘴开始大声嚷嚷,这样一来倒也干扰了敌人,使他们冒然出击了。

铁/棍袭来的破空之声早已落入张启山耳中,他一把推开齐铁嘴,借力腾空而起将铁棍踢回袭击者的方向。“哎呦~”措不及防的齐铁嘴跌倒在地,还撞倒了身后的张副官。张副官推了推压在他身上的人,焦急地张望战况,“八爷,快起开,我要去帮佛爷。”

对方只有三人,很快就被张启山制服,倒在地上摔作一堆。张副官立刻拔枪对准他们,齐铁嘴拍拍衣服站起来,顺势也过去踢了几脚解气。那三人是经过训练的日本特务,见逃脱无门,还没等张启山他们问出点什么就服/毒自沙了。

“这就死啦?那我们的线索不就断了。”齐铁嘴两手一摊,满心希望可以就此打道回府


佛爷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你要不要算一卦?”


齐铁嘴拿出罗盘四下转转,却发现无法定位,看来这矿山怕是含有磁性,磁场干扰了罗盘。他怕佛爷嫌他没用,不甘心地又掏出些龟甲铜钱来占卜,“来来来,这条路,大吉。”齐铁嘴贫是贫了些,但他算出的路还真让他们又找到了一条较新的铁轨,可能是日本人后来修的。


沿着铁轨走了一段,齐铁嘴赖下走不动了,张副官一手一个箱子挥着赶他也不走,反倒一惊一乍叫起来:“啊!你们有没有看到那边有个人影?”


副官不放弃任何挤兑他的机会,“八爷你不是说大吉么?怎么见鬼了?”


“那也得有鬼我才能见啊!”齐铁嘴两眼一瞪,仍瘫坐在地


“行了,是个老头,我们把他堵住。”张启山打断他们斗嘴,一脚踹起算命的,三人一起循着草木晃动的轨迹追去


那老头背着一堆破烂,但仗着对此地熟悉,七拐八绕地竟捉他不住,反倒一路追回了镇子。老头为了逃跑把身上的负重丢下了,其中还有几把工具,张启山料定他得回来捡,三人就在一旁埋伏下,果然揪出个獐头鼠目的老头。


“哇!这么多军需。”老头的家里竟有几杆枪和不少军用物资,齐铁嘴拿住了把柄一通审,还真挖出不少料来,虽然这更多应归功于副官指着老头脑袋的枪和佛爷的低气压。


老头告诉张启山三人,两个月前,矿上莫名来了许多人,而就在前几天,这些人突然全死了,他的这些东西就是在那死人的院子里捡的。为了证明所言非虚,老头还带他们去了那个院落,里面的尸体死状古怪——全都被人剃去了头发,而且与火车上的尸体一样都是面朝下趴着死的。齐铁嘴拿围巾捂着鼻子满脸嫌弃,不过百无禁忌的佛爷仔细观察了尸体,判断这些人和火车上的那些日//本特//务是一伙的。


张副官拿枪一顶老头的脑袋,“说!你是不是帮日//本人办事?”


“军爷饶命!我哪儿敢呀!只不过对周围地形比较熟,被日本人抓去找矿洞,都是为了活命而已啊。”老头吓得抖如筛糠,连忙跪地求饶


“走,带我们去火车开出来的那个矿洞。”


三人跟着老头到达矿山,却发现那个矿洞入口已经被炸塌了。齐铁嘴拍手叫好,劝佛爷打道回府,老头附和着念叨那地方去不得。张副官拿枪管照他们后脑勺一人敲一下,“佛爷说去得就去得,你们少废话,赶紧找路!”


老头一路推委着带他们到一片坟地附近,却不肯过去,张家人能看三代土,寻龙点穴的功夫也不白给,张启山打量一圈周围山势,断定此处必有入口。果然,坟地中有一处墓看着怪异,张启山一把推开石碑,里面是个空//穴,黑洞洞的看不清楚。


张副官打起手电,“佛爷,我先进去探探。”


“好,小心一些,别走远了。”

评论(2)
热度(39)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