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佛爷后宫的日常(续)

写着写着画风就不对了,以及依然不会开车

3.张副官和张夫人

张日山的18岁生辰,那热闹震动了整个长沙城。整个张府布置一新,奇珍异宝堆满厅堂,九门提督皆相贺。

一早家里还算清净,厨娘丫头做了最拿手的阳春面,大家围坐在一起合乐融融地吃了。红氏替佛爷更衣,这长沙布防官的军务一日也耽误不得。尹寒和齐八捉住张日山给他换新衣服,可劲儿上下其手还说是先替佛爷好好疼疼他。

祝贺的人陆续到了,陈四爷拉来了一大车黄澄澄的橘子,狗五爷送来一对毛团子般的小松狮,霍三娘和解九爷的礼装了整整十口大箱子,扎着红绸在街上排成浩浩荡荡的队伍,那阵仗一点不输东北来的贝勒爷的仪仗。

中午丫头做的还是面,尹夫人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当大家对可食用性提出质疑时,她信心十足地说:“我吃了那么多年,很有经验的!”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平安地活到了晚上……

一身军官服色的张大佛爷从军部回来,带回一份文书,“张日山,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副官……”

“是!”穿着崭新军装的张日山抬起头脚跟一碰,像只骄傲的小白兔

佛爷促狭地补上后半句,“……和夫人了。”

小白兔瞬间羞成了小粉兔。

尹寒念过洋书,把婚房布置成了西式,大片红色玫瑰花瓣铺了满床。张日山被剥掉整齐的军装,洗的白白净净,单裹了件镶毛边的雪白披风躺在大床上等着佛爷。

佛爷被宾客们灌了不少酒,一手搂着红氏一手勾着齐八摇摇晃晃上楼,“你们两个,都不帮我挡酒,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红氏柔声劝道:“佛爷快进去吧,日山该等急了。”

“现在催了,早不帮我脱身,非得我自个装醉才能出来。”佛爷说着在红氏脸上亲了一口,惹得他别过头去

齐八装模作样地掐算一番,拱了拱佛爷说:“我算得你今晚会把小家伙弄哭,到时没人帮你哄~”

佛爷一把揪住齐八的领子,“你给我等着,早晚让你变成齐闭嘴。”

红氏也有了几分醉意,调笑道:“老八能嚷嚷得整个宅子都听见,才不会闭嘴呢。”

4.一生一世一家人

后世某天真有云:他们合葬得用一张大通铺。

然而并没有……因为能与佛爷一起归葬张家古楼祖坟的,那必须只能是张家人。

尹夫人落叶归根葬回了北平,齐八仙人独行只带走两只乌龟。当年的童仆小满已成了白发苍苍的满叔,拿了封好的白信封交给活得最久的红氏,“二爷,这是八爷留下的,他早给佛爷他们算准了起灵的好时辰。”

红氏亲手抱着殉夫的张日山放进佛爷的棺材,把他摆成侧卧的姿势躺在佛爷臂弯里,今生来世,总不会教那人受半点委屈。

与世无争的红氏送走了所有人,他看着小香堂里的一众牌位,喃喃自语:“我这一世总算没白担贤良的名声,你们都好好的去,路上慢慢走,等等我。”

评论(8)
热度(75)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