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8



张副官首次下斗任务达成,写得雪球好捉急啊!下章佛爷就可以回家攻略兔宝宝了~猜猜他将面临怎样的阻碍?

——————————

张副官一会儿就探查完毕上来汇报:“佛爷,有路。”

张启山立刻进入,“跟紧我。”

“八爷,请吧。”张副官似笑非笑的看着齐老八,又用枪把老头逼下去,他自己殿后


矿道四通八达,老头将他们带到一处积水的矿洞,前面出现了一个铁栅栏,路不通了。老头坚称里面危险,不能再走了,张启山却坚持要一探究竟。齐铁嘴卖弄手段融开了锈死的门锁,却被张副官嘲笑不过是盐酸罢了。栅栏后有天尊老母神像,怕是镇着不干净的东西,老头将自己祖上跟着日本人探墓的见闻全都交待了之后就趁他们不备跑了。


张启山阻止了副官的追击,自顾自琢磨老头话里的信息。“入此门者,必当放弃一切希望——有意思,这是但丁的《神曲》中刻在地狱之门上的话。”他在解九那看过几本洋书,知道这个出处,看着这下面的古墓果然蹊跷。


“佛爷,这里大凶啊~大凶啊!”越往里走齐铁嘴越后悔自己弄开了铁栅栏,这矿洞竟是吊死过许多人的,他哆嗦的都快走不动道了

张启山不以为意的笑笑,“哦?我就喜欢大凶,继续走啊~”

齐铁嘴扯住副官的背包带子,指着矿道深处说:“不是啊!你们听,好像有唱戏的声音,还是二爷的戏。”

“八爷你别胡说,二爷哪有闲心来这里唱戏。”张副官嫌弃地一把拍开他,跟上的佛爷的步伐

齐老八不甘心地追上去,“哎~我说你小时候那么可爱,现在怎么尽会怼我?佛爷你是怎么教育他的?”

佛爷瞪了算命的一眼,“就是这么教的,有意见?”


三人边说边进入到一个有很多空穴的墓室里,估计火车上的棺材多是从这里启出去的。他们四下查看,发现地上有很多腐烂的盗墓小器械和几具尸骸。


张启山随手捡起一个铲子试了试,“看来我们的先辈曾到过这里,这生铁的铲头比我用的都好。”

张副官一本正经地问:“佛爷,要回收吗?”

张启山非常无语,自己给副官的薪水可不少啊,至于要捡墓里的工具么?


过了这个陪葬墓室,下面有一扇雕刻精美的墓门,看样子是个主墓室。齐铁嘴又开始念叨大凶,还往自己身上贴了几张符咒。张启山也感觉不太妙,他拦住副官,“你留在这保护好八爷。”

“是。”虽心有不甘,张副官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遵守命令


张启山推开石门走进墓室,齐铁嘴捶了捶腰坐到台阶上,抬头看见副官满脸焦虑脚步却不动分毫,还时不时瞪他一眼。

“呆瓜,瞪我作什么?他是怕你出事。里面这么危险,真让他一个人啊?还不跟上?”齐铁嘴站起来拉着张副官就往墓室里去,就当是算命的舍命陪君子了


墓室的墙壁上织了密密麻麻的网,灰蒙蒙也看不出什么,张启山正聚精会神的打量中间已被盗空的椁室。张副官第一次见到这些,谨慎地打着手电察看一旁的灯奴,齐铁嘴好奇心重,在墓室里四处走,忽听一面墙边又隐隐传来唱曲声,他想拨开丝网听清楚些,张启山还来不及阻止,他就触动了丝网引出无数闪光的飞蛾。


眼看老八瞬间被飞蛾包围,张启山吼了声“副官!”就前去援救,张副官闻声拔出配枪就抛了过去,却没想过这样一来自己就失了武器。


这小子想什么呢?自己是提醒他当心,他却将武器抛了过来,张启山接到枪一面击杀包围着齐铁嘴的飞蛾,一面去看张副官。果然一旦触动丝网,整个墓室里的飞蛾都会被惊醒,张副官的身边也已围满飞蛾,他徒手挥赶着,一不小心手上就被咬了一口。


张启山一把将齐铁嘴推向副官,正好冲散了他那边的飞蛾,“启承,你们先走!”

“佛爷!”

“这是命令!”


齐铁嘴合身抱住副官就往门口拖,“小祖宗,快走,佛爷应付得来。”


“哥~~~”张副官凄厉的呼喊被合上的墓门阻隔,张启山嘴角牵起一抹笑意,很久没听你这么叫了


子弹用尽,张启山抽出一把匕首继续击落近身的飞蛾,一手拿着火把四下挥舞,将丝网和飞蛾尽数烧死。没了丝网的遮蔽,一面墙上露出块眼熟的徽记,张启山伸手去拿,不料墙中突然窜出头发样的细丝,一碰就钻入了他的皮肤将他向墙里拖去。


不行,绝不能折在这儿,启承还等着我呢。张启山一手抓紧徽记一手挥刀斩断发丝,病毒快速侵入体内让他眼前发花甚至跌到在地,但他还是咬牙拼命向出口爬去,用尽最后的力气顶开了墓门。


“佛爷!”

“哥!”

随着两声惊呼,张启山被焦急地等在门口的两人扶起。倒斗这件事原本只是张启承的睡前故事,亲自下来走一遭他才发现原来这万贯家业都是他哥九死一生挣来的,再好的身手遇上阴毒的陷阱也随时可能丧命。看着张启山痛苦万分的表情,他的心也扭作一团的疼,伸手轻轻给人揉着胸口,这怼了八爷一路的小狐狸眼里这会儿却含了泪。


“没…没事,去…二…”张启山把攥在手里的徽记塞给齐铁嘴,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


“哎哟~这事闹得。”齐老八咂着嘴,把二月红家的族徽收好,一手揉了揉小副官的头发以示安慰,“佛爷的命硬着呢,咱们赶紧先带他出去。”


张副官点点头,和齐铁嘴合力将张启山背出矿道。刚见着天光,脚下却踩到一具尸体,正是给他们带路的那个老头。下斗他是新手,和小日本打仗张副官却有经验,他一眼就发现外面有日本特务在埋伏。敢耽误救佛爷的人都是嫌命长,张副官早急红了眼,使出浑身解数将日本人全部杀光。齐铁嘴看得目瞪口呆,这小粉团子真是长大了,惹不起啊!活脱脱是个玉面阎罗。


不远处有几匹日本人留下的马,齐铁嘴拍了副官一把,“快带佛爷上马,回去找二爷。”

评论(4)
热度(38)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