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9

可爱的小副官&三寸丁,每天都要舔几遍,心都萌化了有么有?

做自由行攻略好糟心啊!规划路线,订机票订酒店订项目...浪费了我码字的宝贵时间。更新短小而且完全没有我想要的甜的感觉

————————————

经过二月红的救治,佛爷总算是转危为安。张副官刚往给佛爷驱毒的药水里加了不少自己的血,有些晕乎乎的坐在床边守着。张启山醒来就看见张副官在那整理袖口,手腕上露出一截绷带来,他心里立马来了火气。


“谁让你放血的?那么喜欢当‘血罐头’干脆送你回东北好了!”话一出口张启山自己心中一跳,他最怕的事莫过于启承有一天会被抓回东北老家


张副官对此倒没什么感觉,满不在乎地笑出两颗兔牙,“就是一点点血而已,没事的。”


“还说没事,你自己也让尸蛾咬了,手给我看看,疼不疼?”


“不疼。”张副官想把手往背后藏,还是被佛爷拉住。尸蛾的毒性对张家人还够不成威胁,副官的手只是略有些红肿而已,可看在张启山眼里却是心疼,搁嘴边吹了吹又忍不住亲了亲。


张副官脸红了,小声说:“我不是小孩子了。”


张启山接着逗他,把人往自己怀里拉,“不是小孩就不听哥的话了?也不叫哥了?”


“哥~~”张副官头还晕着,顺势抵在佛爷肩头


“记住,你的血金贵着呢,不许再随便伤害自己了,嗯?”


“是。”

得,又是站得笔直的张副官了,我软萌可爱好抱的弟弟呢?[张大佛爷内心]

“好了,我们回家。”


在红府不便有所动作,一回到张府张启山决定全面展开唤回曾经的乖乖小白兔张启承的行动。鬼知道他在军营里经历了什么,现在这么冷漠疏离,就差搬到集体宿舍去住了。


到了就寝的时候,张启山故意揉着太阳穴说:“启承,我…感觉不太舒服,今晚你留下。”


“是。”张副官停住离开的脚步,直挺挺坐到床尾的软凳上


看他那样子张启山无奈又心疼,拉开半边被子,拍了拍床,“傻瓜,谁说不让你睡觉了。来,快过来躺下。”


张副官有些犹豫,可佛爷拉着被子等着他呢,怕佛爷会冷他只好快速爬上床,贴着床沿躺下。


兔子入了套可就别想跑了,张启山轻舒猿臂将人揽入怀中,隔着薄薄的睡衣抚摸少年匀称的身躯,“身上这样凉,你就准备在床边坐一晚?”


张副官挣扎了一下,却被大力抱住,佛爷眼里是揶揄的笑意,哪有半分不适?“佛爷,您要没什么事我还是回自己房间吧,反正就在隔壁。”


张启山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失落,“你小时候可是离了我就睡不着,怎么现在这样生分了?”


“佛…”张副官刚开口就被一根手指按住了嘴唇,一只大手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嗯?叫我什么?”


“哥,启承永远不会和哥生分的。”小兔子乖巧地拱了拱包裹着他的宽厚胸膛,闭上眼甜甜地睡了

评论(2)
热度(54)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