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0

第二天一早齐铁嘴就过张府来讨茶喝,张启山随意披着晨衣在客厅招待他,张副官清晨起来就出去了,说是佛爷伤还没好要多休息,硬将他留在家里。


茶几上搁着一封没有署名的信,齐老八看了几眼就笑起来,“二爷怕我们笑话他只顾儿女情长,送点资料来还要刻意改变字体。”


“你觉得这是二爷的字?”


“那可不,九门里只有他家下过矿山,而且我的眼光绝不会错。”


刚好走进来的张副官闻言笑道:“我忘记说了,这信是早上陈皮偷偷送来的,被我逮个正着。不过你们可别告诉二爷,不然他回去又要罚跪了。”


八爷拿个橘子丢他,“你小子,倒护着他。八哥哥对你那么好,你还老怼我!”


“皮皮可没你这么啰嗦。”张副官接住橘子剥开吃了,想到早起就和陈皮打了一架觉得神清气爽,这么大了晚上还和哥哥睡真是羞羞的呢


那声皮皮和副官提起他时娇嗔的表情让张启山莫名不爽,正色问道:“军部有什么事?”


“上峰派了一位情报官来,姓陆。”


陆建勋…长沙的局势已经够复杂了,此时上峰将他派来,简直是帮倒忙!“更衣,我去会会他。”张启山霍然起身,家里的小狐狸还没开窍,偏又来了只难缠的黄鼠狼。


张副官听话地拿来军装,还是劝他:“佛爷,您的伤还没好,有事吩咐我去办就好。”


“你呀~给我离那姓陆的越远越好。”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子,把他推到老八坐的沙发上,惹来可爱的瞪视,“哥~你干嘛?”张启山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半蹲下来平视他的眼睛,认真地叮嘱道:“陆建勋这个人,表里不一笑里藏刀,你要小心,尽量别单独面对他。”


齐老八趁势搂过小副官往他嘴里塞点心,“来~八哥哥疼你,吃个糖油粑粑,外头的事有你家佛爷做主呢,咱不操心。”


那碍眼的爪子搭在副官身上让张启山的眼神冷到冰点,“你很闲?再去趟矿山打探消息。”


手欠的八爷只好委委屈屈的放下可口的点心和小副官,识相的告辞了。



过了几日,佛爷大好了,齐铁嘴也通过给人算命消灾与矿山附近的村民打成一片,探听到不少消息。齐家仅凭一个小香堂稳坐九门提督之位自然也很有些真本事,齐铁嘴在山里转悠了几天,基本测定了矿山中有一座人形墓。这种诡谲的布局对盗墓者十分不利,尤其是如果那是个布局毫无规律的死人墓,那贸然进入只会十死无生。


张启山一面与陆建勋周旋一面筹划二进矿山的事,可那张副官的精神却一天不如一天,常常疲累嗜睡,立在他身后也有些无精打采的,像只耳朵耷拉下来的小兔子。开始张启山也没在意,以为他是事务繁多累着了,就命令副官休假,每日早睡晚起,白天不是去九门各家串门就是上街买好吃的,总之是不许看文件不许巡街不许练兵。张副官闲得长草,开始还能去码头找陈皮活动筋骨,后来被佛爷知道了,陈皮就被二爷抓回去跪祠堂了。好失落啊!自己好不容易凭本事挣来的副长官位子似乎被架空了呢,虽然佛爷没有任命新的副官每天一个人做两份事,但不能帮衬佛爷自己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想着想着又困了,小副官闷闷的趴在床上,捏了把自己脸上胖出来的肉,不甘心地睡着了。


张启山忙了一天,回府就问副官呢?佣人回说大半天没见了,晚饭也没下来吃,房门关着他们也不敢打扰。张启山亲自去叫他,开门就见小副官衣服也没换就倒在床上扒着枕头睡得很熟。这小家伙至于那么困么,难道晚上跟着自己反而睡不好?


“启承?醒醒,吃饭了。启承?启承!”张启山把人抱起来晃了晃拍了拍,却一点反应也无,仔细一看这哪是睡着了,分明是昏迷了啊!


“管家!快去找医生,把全长沙最好的医生都找来!”


一拨拨医生来了又去,都说张副官的身体并无病症,至于为何昏睡不醒他们也找不出原因。中医西医都束手无策,连二爷、九爷都惊动了,结果还是枉然。张启山心急如焚,他从未如此惧怕过失去,即使将心爱之人紧紧抱在怀中也无法阻止他离去的无力感让一度认为自己已能逆天改命的长大佛爷乱了方寸。


管家张叔也十分焦急,他想了想说道:“佛爷,启承少爷业已成年,麒麟血却并未完全觉醒,恐怕会有问题。”


“不,不能让他觉醒。”张启山轻抚那张沉睡中更显单纯稚嫩的脸庞,恨恨地想到张家的麒麟血根本就是莫大的诅咒,他怎么舍得自己心尖上的人儿去背负那沉积千年的重担


张叔搓着手团团转,看看床上的张启承又看看满脸杀气的张启山,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啊!为了救命也是顾不得那些禁忌了,张叔说道:“可小少爷若是沉睡十年,这乱世中就算是您也难保他周全,还是您想将他送入……”


张启山重重拍了下床头,双目赤红地打断了忠心的管家,“罢了,我本不信命,但该来的总会来。去找麒麟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还是要去新月饭店求药哦~不过是为了小副官,正好三样药材里有麒麟竭。这里二爷不出马,不偷请柬也没彭三鞭什么事,尹新月还是需要的,得给佛爷创造表白的机会。小副官还认为佛爷的宠爱是出于亲情呢~

评论(11)
热度(46)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