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12

张启山一回家就围着他的小副官转,几乎忘了尹新月的存在,这位上赶着要当夫人的大小姐只得一个粗使丫鬟相伴。

尹新月一边吃着点心,一边问那丫鬟:“佛爷在我新月饭店连点三盏天灯,只为救他的副官?这未免也太体恤下属了!”

小葵四下看看见管家没在附近,就小声回道:“夫人,这张副官可不是一般亲兵,听说他是佛爷从东北带来的族弟,一直得佛爷亲自教养。”

尹新月点点头,大方地一挥手,“这样啊...我夫君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以后我也会好好照顾他的。”

尹大小姐调教下人可有一手,才几天那几个没见识的小丫鬟都拿她当了女主人,陪她出去逛街也人前人后叫着夫人,弄得半个长沙城都知道张大佛爷从北平带了未婚妻回来,过不多久就要大婚了。

张启山既要忙军政大事,还得看着他家小副官好好休养,出门又都是坐车,这些市井坊谈一时还入不了他的耳。不过张副官最近被勒令不许工作,多出许多闲暇在街上逛吃逛吃,总是听人谈论张府的准夫人美貌大方,和佛爷天生一对。张副官本就担心自己职位不保不能再陪佛爷左右,如今家里也要没有他的位置了啊!张家不留无用之人,若是不能在公事上协助佛爷,家里又有了夫人做主,他还是自觉些主动离开的好,免得佛爷顾念自幼的情谊不好意思赶他而为难。

越想越难过,张副官低着头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差点撞到人。对面那人一把扶住他,“小副官,你大好了?”原来正是齐铁嘴,九门的爷里就数他最清闲,张副官无精打采的抬起头来,换来一声惊叫:“哟~怎么愁眉苦脸的?有什么不开心的和八哥哥说,我给你做主。”

满心认为自己当不成副官又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勉强一笑,“八爷还是叫我启承吧,佛爷要娶尹小姐了,我有什么不开心的?”

齐铁嘴推了推眼镜,当我瞎呢?都跟个耳朵耷拉下来的蔫兔子似的了,还说没事?佛爷也真是心大,散尽家财救回来的人儿不拴在身边好好宠着,倒叫他在外听了小道消息伤心。

“瞧瞧你这小脸委屈的,谁告诉你佛爷要娶亲了?他自己和你说的?”
“没有。”
“小祖宗,别听人乱嚼舌头,佛爷只疼你一个,他要是欺负你我也不饶他!”
“没有。八爷好走,我也要回去了。”

心知齐八爷是在安慰他,张启承也不愿听人再提佛爷,绕开他自顾自往回走。佛爷都停了他的职,叫他万事别操心只管好好休息了,想来大婚的事也不用他操办就没有告诉他的必要了。

管家正在门口伸长了脖子盼呢,佛爷吩咐要好生照顾小少爷的饮食起居,这饭点都过了人还没回来,一看到那个挺拔的身影走过来,管家跟捡了宝似的,“小少爷回来了!”

张启承恹恹地说:“管家不用这么称呼,我又不是什么正经少爷。”

“这……这是怎么说的?”管家有些摸不着头脑,小少爷今天看着很没精神啊

尹新月独自在桌边坐了有一会儿了,乐呵呵地跑过去拉他,“小承承回来了,我们开饭吧。”

张启承避开她,恭敬地垂首站到一旁,“夫人,佛爷一会儿就回来,请您等他一起用饭,属下不与你们同桌吃。”

尹新月根本没听他说什么,拿了块点心在他鼻子下晃,“你饿不饿?这个挺好吃的,等你们的时候我吃了好几块。”

看她一副女主人的派头投喂自己,张启承更难过了,低声回道:“我在外面吃过了。属下告退。”转身逃也似的上了楼

管家站在一边看着,暗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小少爷哪天不与佛爷同桌吃饭了?尹小姐是客人,自作主张传饭本是无理,不过佛爷说过他归家时间不定,尹小姐饿了可自先吃,但小少爷不在这吃要去哪呢?

张启承默默回到自己的屋子,原先一直没在意,佛爷让住哪间就哪间了,这和佛爷卧室相连的房间该是留给未来夫人的呀!他环顾周围熟悉的一切,开始收拾东西,他的一切都是佛爷给的,能带走的不过是几件贴身衣物和当副长官攒下的一点薪资。关键是他能走到哪里去呢?他是孤儿,就算回东北已成年的也不能住在本家大宅。他的家一直就是启山哥哥、是佛爷,现在……又是孤身一人了啊!

尹新月一个人对着管家忧心忡忡的脸也吃不下饭,干脆就等着张启山,好容易人回来了,她立刻扑了上去抱住张启山的胳膊撒娇,“启山,快来吃饭,人家等你等得都饿死了~”
张启山冷着脸扯开她,问道:“启承呢?”
“他说不和我们吃,大概在街上吃饱了。”
“你先吃,我去看看他。”

张启承颠了颠手里的小包袱,就要离开了啊!军装都叠好了放在桌上,一封辞职信压在上头,干脆今天就走吧,佛爷的喜酒想必自己喝着也是苦的。

评论(10)
热度(58)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