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3

张启承攥着包袱走到起居室,看见柜子上摆着佛爷的照片,忍不住伸手一再摩挲,要是拿一个带走佛爷发现了会生气吗?

还没等他纠结万,就听一声熟悉的呼唤:“启承。”

“佛爷,你怎么来了?夫人在等你吃饭呢。”张启承吓了一跳,心虚地把包袱藏到身后

张启山瞪了他一眼,“谁是夫人?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家里出了个夫人?”这小家伙是怎么了,这几天总在刻意回避他,还顺着尹新月叫起夫人来了

张启承眼神躲闪,低着头说:“尹小姐…您不是要娶她了吗?”

“先不说她,你拿着包袱干什么?”张启山早瞧见那小包了,不知道这小家伙在搞些什么

张启承头越来越低,和佛爷当面摊牌比悄悄走掉要难受百倍,“我…我不当副官了不能总在这白吃白住,而且夫人在家也不方便。”说着说着都带了哭腔

“你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我说了不要你当副官吗?说了要你走吗?你不仅是我的副官、是我的弟弟,还是我喜欢的人,哪一样你都别想跑!”


张启山气急败坏地上前揪住他抵在柜子上,自己再晚回来一会这小狐狸是不是就悄无声息地溜走了?一想到自己某天回来会找不到心爱的小人儿,饶是这尊坐镇长沙的大佛也着了慌,他烦躁地一手扯松自己的领带,一手紧紧抓着他的小副官。该拿他怎么办才好?想教训他一下终是舍不得,怕他被柜子磕疼了一把捞起来抱在怀里,小东西大概是吓懵了,僵立着也没挣扎。张启山揉着他软软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尽量轻柔地说:“启承,我喜欢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张启承脑子转不过来了,喜欢的人吗?佛爷把他养到这么大应该是喜欢他的,可是他和夫人……是不一样的喜欢吧?那自己对佛爷,肯定也是喜欢的,因为佛爷说的都是对的。八爷说我因为佛爷要娶夫人生气了,可是我有资格生气吗?

一团浆糊的张启承犹豫地开口:“可是,尹……”还没憋出几个字就被打断,“你给我在这等着,哪也不许去!我这就派人把她送走。”


原来小家伙在意自己带了女人回来,吃醋闹别扭呢。张启山心中暗喜,把人按在沙发上坐好,又亲了亲他的脸,大步走出门还不忘落锁,是他的就别想溜走!


张启山下楼找到吃过饭又开始往嘴里塞水果的尹新月,对她下了逐客令,“尹小姐,这些天在长沙你也该玩腻了,不如早日回北平以免令尊担心。”

尹新月一听就炸毛了,嚷道:“我不走!那天我都当着新月饭店那么多人的面说你是我未婚夫了,你怎么能赶我走?”

“你说的是‘长沙解九爷’。”张启山纠正她,又说:“老九倒还单身,你要是想找他我这就派车送你去解语楼。”

“我不去我不去!我想嫁给你,管你是张启山还是解九,我都要定你了!”尹新月赖在沙发上撒泼打滚,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更别提那么多有钱有权的男人对她趋之若鹜,这张启山竟然如此冷落她还要赶她走

张启山克制着脾气和她讲理,“我们张家背负着许多秘密,从不与外族通婚,并不适合你。解家也是长沙望族,巨贾之家,尹小姐不妨去见一见。”

尹新月根本不听他说,还冲楼上大呼小叫:“小承承你哥欺负我!”

张启山面色一沉,这女人再胡说启承又要误会了,他拿出雷厉风行的治军手腕,叫来亲兵将尹新月强制送去了解语楼。


齐铁嘴正在那儿蹭茶蹭点心呢,见送来这么一位,笑得打跌,连连向九爷道喜。解九已听他说了北平发生的事,当即表示出钱出力可以,这个锅我不背。但他表面上还是非常客气,指了指面前的一圈棋盘,说道:“这里有几局棋,尹小姐可以任选。只要你能赢我的棋婢一局,你就是解家夫人。”

尹新月见解九虽然没有张启山那军人的英武之气,倒也仪表堂堂,又受过西方教育,试一下总比独自灰溜溜地回北平要好。作为千金小姐,琴棋书画她都有学过,但要想和解语楼的人相比,那就差之千里了。吵闹反悔耍赖,各种棋轮着折腾了一遍,毫无意外都输得很惨。最后尹新月嚷嚷着打马吊,解九也好脾气地应了,派人去请霍三娘过来和齐铁嘴他们正好凑一桌。没了开挂的听奴,尹新月哪里能是三位当家的对手,输到后来人都打蔫了。长沙一点也不好玩,本小姐要回家……



祸水转移后,张启山三步并作两步回去找他的小副官。人还坐在原地没动,呆呆的没反应过来,看上去特别可爱。张启山坐到他身边,拉着他半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膝靠着膝。

“还走不走了?”

“不走了。”

“那你喜不喜欢启山哥哥?”

“喜欢。”

“谁是夫人?”

“……”

“傻瓜,以后你就是我的夫人。”


张副官羞红了脸,张启山笑着把他抱到自己身上,对着肖想了多年的小嘴亲了上去。

评论(10)
热度(51)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