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4

最近工作忙又要安排年底的旅行,都没空码字了啊啊~~把反派拉出来遛遛就要准备下斗了。顺便问一句那个点梗怎么玩?我已经200多粉了

————以下短小正文————

送走了尹新月,哄好了小副官,张启山当晚就得以抱着自家爱人睡得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张启承又变成了启山哥哥的软萌兔宝宝,至少在两人的私人时间里是这样的。


这天是休息日,张启山依旧习惯性早起,披了件居家的袍子悠闲地阅读报纸,等着赖床的小副官起身。

值班的警卫敲门进来,大声报告陆长官来了。张启山满心不悦地站起来,挥手让他赶紧出去,小副官还是被吵醒了,穿着里衣就出来问道,“大清早的,他怎么来了?”


张启山一把搂住睡眼惺忪的小副官,推他回卧室换衣服,“我去就好了,你这样出来小心着凉。”

“不嘛~我陪你一起去。”张副官真是还没醒,软绵绵的挂在佛爷身上


两人花了点时间收拾妥当一起下楼,陆建勋正喝着茶,看着他们皮笑肉不笑地说:“启山兄早,哟~张副官也好早啊!这个点就开始当值真是辛苦了。”一边说一双贼眼只管上上下下的打量小副官


张启山不动声色地把张副官挡在身后,出面对答:“陆兄早,侵晨前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路过,进来看看”,陆建勋讪笑,“我刚看见楼下佣人在摆碗筷,两人份,看来张副官是在这府里常住的吧?”


张启山不悦地皱眉,“他是我的副官,负责贴身警卫,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问问。”陆建勋又扯了几句有的没的就告辞了


张副官一头雾水,直觉自己给佛爷帮了倒忙,张启山安慰他不用担心这宵小之辈能掀起啥大风浪,还说身体养好了就可以恢复日常的副官工作了,天天在家都养得圆润起来,说着手上就捏了把他肉肉的小屁股。


回到军部陆建勋向上峰参了张启山与下属军官同吃同住有不正当关系,结果反被训斥了一顿。“他们是东北望族张家的同宗兄弟,一起住在张府怎么了?捕风捉影!”上峰在电话里大骂陆建勋不好好搜集敌人的情报,把精力都浪费在诋毁同僚上。


官路上吃了瘪,陆建勋转而和裘德考联手,听说了陈皮对张副官的心思,又想起那日见到的唇红齿白的可人儿,心下盘算起了计划。


恢复了巡街任务,张副官兴高采烈趾高气昂得带了一队兵上街溜达,前面的日式建筑好碍眼啊!还挂个美国商会的牌子拿外交关系压人,小狐狸眼珠一转,带人绕到后门,吩咐亲兵把守巷道,自己一个纵身跃进院里。张副官左右看看见灶房门口堆了许多干草,点了火柴往上一搁。这假模假样的庭院里到底住了什么牛鬼蛇神,待会叫他们通通现原形!


风助火势,不一会儿就听院里的小日本叽里呱啦乱作一团,一个被熏得灰头土脸的美国男人和一个日本女人先逃了出来。


“天干物燥,两位可要当心啊!”笑眯眯的小狐狸悠哉地挡在狼狈的两人面前


裘德考他们被打个措手不及,只能点头称是,张副官假笑道:“佛爷可是很关心长沙的外国友人,想请你们尝尝正宗的湘菜,两位跟我走一趟吧?”话音刚落亲兵就围上去把两人押上车


来到张府,张启山还在军部没回来,小狐狸暗中吩咐厨房做几样长沙名菜,越辣越好,做好让亲兵送到小会客厅。


裘德考没见到正主,缓过来对着张副官也有了几分底气,用生硬的中文一字一顿地说:“你在张大佛爷的府邸设宴招待我们,难道你是这里的女主人?”


张副官面不改色,“这顿饭是佛爷请你们的,我只是奉命行事,还望你们不要客气,全部吃完。”最后四个字他咬得很重,说完就出去关上门,派两个亲兵持枪守在门口盯着


  裘德考和田中凉子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直到全部吃完辣的嘴都没了知觉。张副官也不想给佛爷惹事,等他们吃干净了就派人将他们送走。

评论(2)
热度(35)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