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5

九爷和副官的番外推迟了不开心~感冒了好悲催!产文的速度和质量都越来越低了啊~~

——————————

转眼红府添了小少爷母子平安,二月红到祠堂叩谢祖宗荫庇,意外发现了先人留下的矿山古墓资料和当年探墓的日志。当时红家那批人为了阻止日本人的阴谋几乎全死在了墓里,幸存的几人在设置了一些非红家子孙难以破除的机关后也都因感染病毒而身亡。探明古墓的秘密和阻止日本人利用古墓为害成为红家遗训传到了如今的家主二月红手里,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再无所作为。


陈皮奉师父之命带了一篮覆着红纸的喜饼来到张府,顺便通知张大佛爷二爷已同意下矿山墓。张副官接着,和陈皮斗嘴当寒暄,两人在客厅嘻闹了一番,陈皮看张副官身体好了心里也高兴,拉着他笑道:“师娘生了个小娃娃,可好玩呢,你有空来家瞧瞧。”

张副官用胳膊肘捅他,“你要是喜欢也找姑娘给你生一个呀~”

陈皮一听急红了脸,“谁…谁说要找姑娘了?你怎么不去找?”

“他找不找姑娘轮不到你操心。”张启山早听见动静,面色不善地走出来,副官自动站到了他身后

陈皮还站在那,也不给佛爷行礼,只管瞧着副官。张启山看了看喜饼,说:“回去替我恭喜二爷和夫人,贺礼稍后送去府上。”这逐客之意再明显不过,陈皮心中暗恨却无可奈何,丢下一句“师父同意下墓了,你准备着吧。”就跑了


既得二爷出手相助,张大佛爷准备带领大家再次下矿山,势必要查它个水落石出。张副官干劲满满的带着挑选出的亲兵整理装备,配上了最先进的德国造枪械,看小兔子蹦蹦跳跳地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张启山在心里给解九爷记了一功并准备问他要更多的洋玩意儿给小副官当礼物。


有了红家先辈留下的资料,一行人顺利地从与红家祖坟相连的入口进入了矿山下的古墓。石阶呈螺旋向下,走了许久都见不到底,仿佛能一路通入地心。狭窄的石阶勉强能容一人行走,稍不留神就会落入旁边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众人贴着墙小心行进,时间一长极为消耗体力。


“哎哟~走不动了!走不动了!”体力最差的齐铁嘴坚持不住,哀嚎着瘫坐在地,“小副官,快给我口水喝。”说着就去拽副官身上挂的水壶


“大家停下,原地休息,喝点水再继续前进。”张启山举手示意队伍停止前进,将身后的副官往身边扯扯,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他,“离老八远点,别被他拽得摔下去。”


“哎~佛爷,你这话说的。”齐铁嘴一副没眼看张启山那护崽样,转向二月红,“二爷你给评评理……”


二月红失笑地看他耍宝,下斗的过程有老八在倒不那么无聊了。


越往下走温度越高,空气也十分干燥,众人都十分口渴,听到休息的命令纷纷坐下喝水。张启山往前走了一段,发现石阶断裂了,似乎被人为破坏过。


齐铁嘴开心地叫道:“天意啊!我们回去吧~”


“不行,这明摆着有人想掩藏些什么。”张启山纵身跳到不远处的一块突出的岩石上,果然发现那里的石壁上有一个洞口,“休息够了就都给我过来!”


二月红身轻如燕,一下就跳到张启山身边,张家亲兵训练有素地扎紧装备,也纷纷跳了过去。齐铁嘴哆哆嗦嗦地示意张副官先跳,小副官露(兔)齿一笑,抓着齐铁嘴的后衣领就把他向前抛去,张启山在对面一把拉住落在石台边缘的齐铁嘴,一脸嫌弃地把他推进洞口。


齐铁嘴吓个半死,刚要抱怨就见张副官跳过来被张启山接个满怀,他拿手指着那俩给二爷看,二月红只笑着摇摇头。


“哼,就欺负我孤家寡人!”齐铁嘴推了推眼镜,下个墓还伤视力


这一段墓道布满他们第一次下墓见过的白色丝网,张启山提醒众人小心不要触碰,以免惊动飞蛾。齐铁嘴觉得下墓这种体力活真的不适合他,一步一挪小心翼翼结果还是跌进了丝网被吞了进去。张副官想伸手去拉他,却被佛爷阻止了,惊动了飞蛾所有人都会遭殃,待会再找老八也不迟。


结果没走多远他们还是被丝网攻击了,二月红随手撒出一把把粉末融了丝网,可是前方并没有路了。二月红想了想道:“回去刚才老八消失的地方。”


张启山伸手往刚才齐铁嘴跌入的丝网中探,发现后面果然是空的,这算命的运气倒不错,随便一摔都能发现新的路。一行人相继钻进隐藏在丝网中的通道,前面有一个洞口,佛爷当先跳下,落地时听得一声熟悉的惨叫,像是踩着了什么。


“佛爷没事吧?”二月红听到叫声紧跟着往下跳,于是又一声惨叫,“哎哟!疼死我了!”


张启山打起风灯往脚下照,果然是齐铁嘴,赶紧招呼:“上面的人先等等!老八?”


“佛爷,你们可找到我了。”齐铁嘴爬起来揉揉胳膊,“我怎么觉得像被人揍了似的?”


“这个…我刚才好像不小心踩了你一脚。”张启山心虚地四处张望


齐铁嘴哭丧着脸转向二爷求安慰,二月红摸摸鼻子,“我好像…也踩了。”


“你们!”齐铁嘴委屈极了,扑到刚下来的张副官身上,“副官啊~~我受伤了,走不动了!”


张副官还是比较厚道的,把齐铁嘴从身上扒拉下来,指了指前面眼刀唰唰直射的佛爷,说:“八爷您好自为之吧。”

评论(2)
热度(27)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