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7

三叔又开始更老九门了,但是总觉得他老人家在推一八虐副官呀~

本章下墓终于完了,接下来白乔寨就是八爷宠副官咯~

——————————

果然不久后二月红找到了他们,并且利用铁弹子射进甬道的回声判断出正确的道路。站在一间看上去和前面那些没什么不同的墓室中,二月红说:“这里就是最后一间石室了,那个洞口可以回到我们来时的大厅,这个则通往主墓室。”


张启山抬脚往主墓室走,齐铁嘴一把拉住他,“佛爷三思,我刚算了一卦,此墓大凶啊!”


二月红站在他们面前,说道:“佛爷,你和八爷先离开。探明此墓是我红家先人遗志,不仅为长沙百姓,也是红某此生夙愿。”

张启山握住他的肩膀,“我和你一起去。”

“佛爷,日寇进犯,长沙城不能没有你守。”

“可你的夫人和孩子……”

“别忘了,张副官还在等你。给我两个时辰,若我没有出来,请佛爷和八爷立刻返回长沙,替我照顾我的妻儿便是。”戏子薄情,二爷高义,若山河破碎,还怎守得片瓦安宁

“好。”张启山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再拖沓,凭红家的本事他信二月红全身而退


“佛爷,我们真的只等两个时辰?”齐铁嘴简直是他的小毛驴附身,从二月红进去后便一直在门洞前绕圈子

张启山看着眼晕,揪着他转向回去的门洞,“你现在就返回,启承该等急了,我怕他忍不住闯进迷阵。我会一直等到二爷出来。”


等在门洞大厅的张副官眼看着铁球里的丝线放到了头,然后软软的垂了下来,显然另一头的人为了继续深入把线掐断了。他冲着三人进去的洞口喊了几声皆无回应,焦虑得坐立不安,又等了有大半天的工夫还不见有人回还,张副官急得想不顾命令冲进去找佛爷。


“哎哟~”齐铁嘴刚把身子探出洞口就和想往里冲的副官撞了个满怀,“我的小祖宗,你这是要干嘛?你家佛爷料到你会不听话,特意让我先出来看着你。”

张副官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洞口问道:“佛爷呢?”

“放心吧,他和二爷一会就出来。”齐铁嘴安抚下副官,让他告诉亲兵随时做好接应准备,等人出来立刻离开,这地方着实不详啊!


本以为是个普通的古墓,不想二月红九死一生才从墓中逃出,将一块有奇怪花纹的青铜碎片交到张启山手中就晕了过去。张启山觉得碎片上的图纹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来,张家人守护着太多的秘密,而他所知甚少。二月红的状况不宜耽搁,一行人从矿山撤出,张启山下令炸毁入口。

重伤的二月红被送回府中,丫头吓得不轻,忙请医治疗。齐铁嘴握着护心镜急急奔回香堂给祖师爷烧高香,此次虽有惊无险,但这事儿才刚刚开始。

张启山自带人回府,至晚间洗沐,想起老八说副官见了他身上的伤会心疼的话,就独自关在房里上药,打发副官回自己卧室早些休息。张副官虽有些不放心,但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也没有夜夜赖在佛爷房里的道理。

张启山脱下破损的衣服,从口袋里掉出一物,正是此行带出的唯一东西——青铜碎片。他拿在手中把玩了片刻,不觉神思有些恍惚,身上纹身处隐隐发热,他以为是受伤的关系,摇了摇头随手把青铜片丢进床头柜就开始处理伤口。

随后几天张启山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先是看不了几份公文就觉得眼前发晕,后来脾气越来越暴躁易怒,有一次差点打了劝他休息的张副官。看到张启承站在一边担忧又委屈的模样,张启山左手握紧了右手,那可是他心爱的启承啊,怎么能差点控制不住对他动手!

又过了几日,张启山越发糊涂起来,终是一病不起。张副官心急如焚,请了军医和民间大夫来都看不出是何病症。他红着眼亲自守在床边照顾,张启山间或醒来 ,有时拉着他的手心疼他操劳,有时却胡乱挣扎认不得人。

除了担心佛爷,张副官还得处理双份的公务。练兵和处理琐事他还行,搬弄政治手腕却一窍不通,张启山将他保护得太好,从不叫他沾染官场上的明争暗斗。情报官陆建勋早就对张启山布防官的位子虎视眈眈,得知他重病不能理事犹如喜从天降,立刻上下活动弄来一纸公文罢免了张启山。

九门同气连枝,其他几门自不会看着张府遭难。场面上的事有解九和吴老狗周旋,叫新官上任的陆建勋一时掀不起大风浪;齐铁嘴并霍三娘则去张府里照应。

霍三娘一进门就嚷嚷,“哎~你们这些男人就是不会过日子,这府里呀还是得有个女主人才行。”她本是觉得副官也不小了,佛爷不为自己也得为他考虑考虑

张副官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原本是有个上门夫人的,因为他佛爷给送走了。要不去北平求尹小姐回来,她家新月饭店网罗天下奇货,没准能有救佛爷的药。

齐铁嘴得知他的想法赶紧拦着,“小祖宗,你可别胡思乱想!佛爷除了你谁都不会要的。不过说到能解此危局的女人,我倒想起一个人来。”


原来齐铁嘴掐指一算,陆建勋早晚会找上门来趁张启山病要他命,长沙城已不安全。他早先游历时与白乔寨的大土司有些交情,可以去她那暂避一时,且白乔擅医,或许还能帮着医治佛爷。

评论
热度(31)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