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8

看了柯南M20,沉迷透子美貌无法自拔,耽误了更文速度果然掉粉了呀~

————以下正文,本章是八爷主场————

姓陆的意在权压九门,奈何自古民不与官争,九门之人虽然气愤却动他不得,只能暂避锋芒。事不宜迟,霍三娘前去使用美人计绊住陆建勋,张副官收拾了他和佛爷的东西,齐铁嘴去知会红府,把这伤的病的都连夜转移到了白乔寨。


到那才知道最近大土司时怀婵自己日子也很不好过,幼子夭折,居心叵测的护法要求她亲入死人谷树葬世子并取回圣树枝条用来祭祀。寨子里人心浮动,变得十分排外,她只能安排张启山他们住进远离白乔主寨的一处隐秘小院。


齐铁嘴陪着笑,“这次实在是麻烦大土司了。”


白乔世代女子为尊,时怀婵也是位豪爽女子,齐铁嘴帮过她,她对这位汉人神算十分尊敬。“齐先生客气,只是我明日就要进谷树葬世子,不能好好招待各位。”


齐铁嘴惦记着白乔灵药,势必要保她这一趟,说道:“据说那死人谷中十分危险,我这小兄弟身手了得,不如我们陪大土司同去。”说完却没人没人应声,齐铁嘴转头叫他,“哎,呆瓜,说你呢。”


张启承正坐在床边悉心照料佛爷,对身边的对话充耳不闻,心里眼里都只有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这次低调避走白乔寨他们是由着齐铁嘴装扮的,张启承本就生得白净,换了身长衫戴了副平光的眼镜,怎么看都是斯斯文文的柔弱样儿。加之一副凄楚表情手持布巾轻拭佛爷的额头,真是我见犹怜。


齐铁嘴摇摇头,介绍说他是张大佛爷的身边人。大土司通达世故,了然地笑笑,“小夫人,辛苦你了。”


张启承挂心佛爷本不愿离开寸步,可他们现在都仰仗大土司庇护,不能让她被奸人伤害。好在从长沙过来时管家也跟着,还有二月红夫妇帮衬。二爷来时大土司给了他几颗药,服下身体果然见好。于情于理这死人谷之行张启承都得去了。


进入死人谷中正逢雨季,倾盆大雨下个不停。送葬队伍是大护法选的,除了白乔护卫,抬棺仪仗用的都是汉人。张启承冷眼瞧着里面有近十人目露凶光不像普通苦力,怕是雇佣的杀手,看来大护法是定要让大土司有去无回。


山路狭窄,齐铁嘴抓着张启承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走着,嘴里还念叨:“呆瓜,当心脚下,你要是摔了佛爷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张启承冲他一乐,“留神您自己叭,别摔了再把我拽下去。”


齐铁嘴被怼得无话可说,突然一声炸雷吓得他一缩脖子,眼角余光扫到后面的人蓑衣下寒光闪闪,是砍刀啊!齐铁嘴不敢声张,暗中扯扯张启承的衣角,小狐狸早已察觉自是不怕,回以个安心的眼神就继续赶路了。


天色渐晚,谷中无处住宿,众人只寻到一间破庙容身。生火烤干粮,齐铁嘴拿了不少直往张启承手里塞。


“八爷,我吃不了这许多。”张启承胃口是不错,但出门在外食物有限,他也不好意思多吃


齐铁嘴却不让他推拒,还举着水壶喂他水喝,“呆瓜,我的身家性命可都靠你了,不吃饱怎么有力气打架?”


张启承知道他是好意,除了佛爷九门里就数八爷对他最好,虽然日常拌嘴怼来怼去,却是不含目的发自内心地爱护他。


夜里除了大土司有副铺盖,其他人不过寻处干燥地儿将就一晚罢了。睡前齐铁嘴在门口窸窸窣窣捣鼓了一阵,才回到自己铺了稻草的柱子前坐下,张开双臂对张启承说:“过来睡吧。”


“八爷,我是个军人,今晚我守夜。”小狐狸正了正一身布衣,他从来不是需要保护的柔弱对象


齐铁嘴抬了抬他的圆框眼镜,拍着胸脯说:“不用,我都布置好了,你只管安心睡,八哥哥给你当肉垫。”


张启承也不跟他客气,走过去往他肚子上一躺,算命的平时不锻炼,倒是有一身软肉,靠着暖暖的挺舒服。齐铁嘴用他的大围巾把这小东西盖好,搂着他睡了。


午夜梦回,张启承迷迷糊糊喊着佛爷,齐铁嘴惊醒,心疼地轻轻拍着哄着才让他再次安睡。



黎明前最是黑暗,连守夜的白乔护卫也难免打盹,一点铃铛的清脆响声却让张启承和齐铁嘴都瞬间警醒。原来齐铁嘴睡前在门口绑了丝线,上面挂着若干小铜铃,只要有东西进来必会触动丝线摇响铃铛。张启承反手握住匕首警戒门口,却不见有人进来。借着已然黯淡的烛光,眼尖的齐铁嘴看见一条通体漆黑的大蛇正向时怀婵游去,他连忙指给张启承看,一道寒光射出,那蛇还没碰到大土司的被角就被匕首钉死在地上。


两人轻轻叫醒众人,时怀婵认出那蛇是黑乔人饲养的毒蛇,感激他们救命之恩的同时也对敌人上门犯起愁来。白乔黑乔势不两立,现在他们势单力薄处于敌人的地盘,难怪那些杀手不急于出手,要是大土司被黑乔人所杀他们坐收渔利即可。齐铁嘴却说黑乔人明明占据优势,却没直接杀上门而是放出毒蛇试探,说明他们对这破庙有所忌惮。乔人迷信,他来时就见院中贴满符印似是镇着什么,看来这也是个大凶之地。


硬拼不是办法,齐铁嘴让众人都躲到佛像供台后面,把蛇尸放到大殿正中,又在四周撒了些不明粉末。刚布置完躲好,黑乔人就按耐不住踹开了大门,空无一人。黑乔杀手有些摸不清状况,见到蛇尸横陈就举着火把上前查看。旁边的粉末遇热蒸腾起来,化作黑雾将黑乔人团团围住,他们在黑雾中看到了可怕的幻觉,纷纷惨叫着跑了出去。


“八爷,可以呀!”见敌人退逃,张启承轻轻捶了齐铁嘴一拳


齐铁嘴握住他的拳头,“你啊~双拳难敌四手,能智取咱们还是省点力气为好。”


“嘿嘿。”小狐狸笑眯了眼睛

————最后来张美美的透子————



评论(2)
热度(23)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