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9

雪球只是去澳洲滚了一圈,并没有弃坑哟~小副官终于进入张家古楼暴露血统啦~~

——————以下正文——————

转天一行人继续深入谷中,路过一片诡异的芦苇荡,好在齐铁嘴精通奇门遁甲,张启承在他的指路帮助下把本想趁众人分散杀害大土司的杀手一一击杀。扫除了隐患,时怀婵收拢剩余的队伍,在齐铁嘴和张启承的协助下完成了树葬世子的仪式并取回了圣树枝条。


久居世外桃源的乔人与齐铁嘴的七巧玲珑心斗法自是没有胜算,大护法的阴谋败露伏法,时怀婵重掌大权。安定下来大土司亲自为他们治病以表谢意,只是二月红服了白乔灵药即有好转,张启山却仍是浑浑噩噩,也不认识人,整天到处乱画些没人能懂的东西。


“这可怎么办?”张启承守在佛爷身边,怕他发狂也不敢触碰他


管家看着他们,小心翼翼的说道:“佛爷这病怕是与二爷不同,不是因为古墓中的病毒,而像是……失魂症。”


“失魂症?族长爷爷就是因为这个病死的。”张启承一听快哭出来了,张家这遗传病他了解不多,但外人恐怕很难治好


管家接着说:“要想治好佛爷,恐怕得回东北老宅一趟。”


张启承眼睛一亮,“那我们赶紧去吧!”


管家面露难色,“启承少爷,你可还记得东北的本家老宅在哪?我是长沙分支的人,对本家了解不多。”


小狐狸又萎顿下来,“我…我只记得老宅有生死线,非张家人不得入。”


“别管那么多了,先去东北再说。”见这一个两个都拿不下主意,齐铁嘴当即拍板带佛爷回东北



留下二月红夫妇继续在乔寨修养,齐铁嘴揣上信物让张启承把自己和佛爷都收拾体面坐上了去东北的火车。那地界他们不熟却有个熟人,好在是没有敌人,拖着个浑浑噩噩的佛爷也不用太担心。


张启承拿着玉佩去找了瑞贝勒,这油头粉面的满清遗贵什么事儿没见过,看见俊俏青年手上戴着佛爷的二响环,满脸堆笑地作揖:“张夫人,失敬失敬。”


张启承小脸飞红,尴尬不已,但有求于人也不好发作。瑞贝勒虽有些油嘴滑舌,办事还是挺靠谱的,当即将张启山他们迎进府中休息,又亲自出马查出了张家老宅的所在。他对张启山的过度热情让张启承心里不舒服,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好在有齐铁嘴插科打诨,总算敲定了明日一早去往张家老宅。


瑞贝勒好排场,派了随从和轿子一路鸣锣清道送他们去。张启山此时无知无觉,可苦了张启承,这轿子慢慢悠悠摇摇晃晃,折腾得他想吐。他和佛爷同坐一顶轿子,觉得难受就不自觉地往旁边靠,张启山目光呆滞直视前方,手却缓缓抬起揽住他靠到自己身上。


“停轿,停轿!”前面的齐铁嘴已经忍不住扒窗口吐了,他抹了抹嘴跑到张启山的轿子旁,“我说…你们还好么?这清福真不是咱平头百姓能享的,颠得我哟~”


张启承也着急,探出头来说:“八爷,这轿子也太慢了,你还是问他们借辆马车,我们自己去吧。”



“小祖宗,这下好点了?”齐铁嘴坐在前面摇头晃脑地赶车,架势和吆喝他那毛驴差不多


张启承安顿好佛爷,不放心的问道:“八爷,要不还是我来?”


“得了,佛爷抓着你都不松手,你就好好陪着他罢。”齐铁嘴放下车帘,一副没眼看你们的表情



照着贝勒爷查到的地点,配合齐铁嘴的罗盘定位,他们渐渐进入一片树林,一直对外界没有太多反应的张启山突然醒来,张启承握着他的手轻声劝他安心,齐铁嘴开心地说:“佛爷这是感应到要回家了啊!看来我们没找错地方。”


“八爷,快些赶车吧,我总觉得有人跟踪我们。”张启承有军人特有的对危险的警觉,这片树林除了布局奇诡似乎还暗藏杀机


齐铁嘴也不含糊,狠抽了几鞭让马车加速,不一会儿就见到了一块有些破败的界碑。“乖乖…这张家老宅的生死线和后面的神道,你们张家人是不是住人住的地方啊?”


这会儿张启承也没心力怼他,只催着快进去,齐铁嘴一边嘟囔着我不是张家人待会遭报应怎么办一边还是赶着车越过了生死线。


什么也没有发生,张启承感觉到身后的跟踪者止步于界碑外,但阴森荒凉的老宅也并不让他感到安全。宅子里阴风阵阵空无一人,不复幼年记忆中人来人往的景象。


张启承扶着佛爷下车,慢慢向堂屋走去。张启山神情紧张,头上隐隐冒汗,双手也频频攥紧,只是口不能言,身边的小家伙与其说是扶着他倒更像是整个人攀在他的胳膊上,显然是被老宅的氛围吓到了。齐铁嘴推开门,屋里陈设了许多古玩字画,彰显出张家作为倒斗世家的风采,甚至还有一幅标明龙脉所在的河洛图,吓得齐铁嘴直呼祖师爷恕罪。好东西不少,对他们的情况却毫无帮助,张启承努力回忆了一下,“后面应该有座古楼,我们去那里找找线索。”


又走过一段神道,他们来到一座幽暗的古楼面前,即使现在是白天,四周的环境也显得昏暗,和外面仿佛不是一个世界。


“看,那里有人。”齐铁嘴惊叫起来


古楼的门廊里坐着一位白衣少年,对他们的到来熟视无睹。


张启承上前行礼,说道:“前辈,我们是来落叶归根的。”


少年的神情是不符合年纪的凝重,他抬起眼皮打量了一番张启山,又用奇怪的眼神看看张启承手上露出的二响环,接着动作缓慢地翻了翻面前的书册,终于从旁边的盒子里取出一块木牌,声音疲惫地说了两个字“拿去”。齐铁嘴点头哈腰地伸手去接,少年却没有松手,张启承轻咳一声,自己伸手接了过来。少年掏出怀表瞥了一眼,起身让开了门口的位置示意他们可以进入古楼。


古楼正中有一座巨大的麒麟雕像,石像胸前有一椭圆形凹槽,形状和他们手里的木牌正好吻合,张启承把木牌嵌进去,石像对面立着的一具石棺自动打开了。


“这是几个意思?”齐铁嘴看看这像是张着嘴要吞噬人命的石棺摸不着头脑


张启承回答:“是张家人的考验。”


齐铁嘴瞪大眼睛,“难道要一命换一命?”


管不了这么多了!张启承毅然踏入石棺中,阖上棺盖。外面齐铁嘴叫喊拍打的声音瞬间听不见了,他好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站在一个狭小的平台上,对面长着翅膀的凶兽向他猛扑过来!张启承伸手去挡,腕上的二响环发出一道红光将凶兽逼开一些,可它一个盘旋再次飞来抓破了他胸前的衣服,张启承的麒麟纹身显现出来,金光流动幻化出一只威风凛凛的麒麟挡住了进攻。圣兽既出,穷奇俯首,张启承通过了考验。


石棺再次打开,齐铁嘴连忙过去拉住出来的张启承,“怎么样?”


张启承看了看身上完好的衣服,石棺中的考验是通过幻像,并没有造成实际损伤。他对齐铁嘴点点头,“既然我安然无恙,刚才的事不要告诉佛爷。”


“你看这里。”齐铁嘴刚才也没闲着,他在麒麟雕像背后发现一处类似祭坛的地方,那里有一组刻了数字的小石板。他们拿到的木牌上的数字是83,齐铁嘴按下了捌和叁两块石板,可是什么也没发生,张启承掏出匕首就给自己手上来了一刀,血滴入石板,从古楼四周壁龛上无数的棺材中突然飞出一只落到祭坛上。


看到83号棺材里躺着的白衣人,张启承脱口而出:“启山哥哥!”


里面的人样貌与张启山别无二致,只是看起来要年轻些,虽然没有呼吸但面色红润,竟比此时的张启山更像活人。


齐铁嘴瞠目结舌,“这…要怎么才能救佛爷?”


张启承倒是忽然开窍,张家人最特殊的就是血,所以方法应该是:“换血。”

评论(4)
热度(26)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