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转承合 19

雪球只是去澳洲滚了一圈,并没有弃坑哟~小副官终于进入张家古楼暴露血统啦~~

——————以下正文——————

转天一行人继续深入谷中,路过一片诡异的芦苇荡,好在齐铁嘴精通奇门遁甲,张启承在他的指路帮助下把本想趁众人分散杀害大土司的杀手一一击杀。扫除了隐患,时怀婵收拢剩余的队伍,在齐铁嘴和张启承的协助下完成了树葬世子的仪式并取回了圣树枝条。


久居世外桃源的乔人与齐铁嘴的七巧玲珑心斗法自是没有胜算,大护法的阴谋败露伏法,时怀婵重掌大权。安定下来大土司亲自为他们治病以表谢意,只是二月红服了白乔灵药即有好转,张启山却仍是浑浑噩噩,也不认识人,整天到处乱画些没人能懂的东西。


“这可怎么办...

启转承合 18

看了柯南M20,沉迷透子美貌无法自拔,耽误了更文速度果然掉粉了呀~

————以下正文,本章是八爷主场————

姓陆的意在权压九门,奈何自古民不与官争,九门之人虽然气愤却动他不得,只能暂避锋芒。事不宜迟,霍三娘前去使用美人计绊住陆建勋,张副官收拾了他和佛爷的东西,齐铁嘴去知会红府,把这伤的病的都连夜转移到了白乔寨。


到那才知道最近大土司时怀婵自己日子也很不好过,幼子夭折,居心叵测的护法要求她亲入死人谷树葬世子并取回圣树枝条用来祭祀。寨子里人心浮动,变得十分排外,她只能安排张启山他们住进远离白乔主寨的一处隐秘小院。


齐铁嘴陪着笑,“这次实在是麻烦大土司了。”


白乔世代女子为尊...

启转承合 17

三叔又开始更老九门了,但是总觉得他老人家在推一八虐副官呀~

本章下墓终于完了,接下来白乔寨就是八爷宠副官咯~

——————————

果然不久后二月红找到了他们,并且利用铁弹子射进甬道的回声判断出正确的道路。站在一间看上去和前面那些没什么不同的墓室中,二月红说:“这里就是最后一间石室了,那个洞口可以回到我们来时的大厅,这个则通往主墓室。”


张启山抬脚往主墓室走,齐铁嘴一把拉住他,“佛爷三思,我刚算了一卦,此墓大凶啊!”


二月红站在他们面前,说道:“佛爷,你和八爷先离开。探明此墓是我红家先人遗志,不仅为长沙百姓,也是红某此生夙愿。”

张启山握住他的肩膀,“我和你一起去。”

“...

启转承合 16

双11大家有没有愉快的买买买呢?雪球可是好好折腾了一番~勉强保持周更的效率,这个斗还是没下完。。。(顶锅盖逃~~)

——————————————

走不多远齐铁嘴突然惨叫一声“鬼啊!”捂住眼睛就往后躲,只见前面有一个骷髅晃晃荡荡飘在半空,在黑暗的矿道中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张启山冷冷一笑,翻手射出一片刀片,一下割断了挂着骷髅的透明丝线,这点雕虫小技也也就唬唬齐铁嘴这样的怂货。


二月红笑道:“佛爷好眼力,没有打骷髅而是打断了丝线。”


齐铁嘴却还是紧张兮兮的缩在张启山身后,扯了扯他的袖子,“佛爷,你听。”


“你又出什么夭蛾子?”张启山颇不耐烦地拍开他,大步向前走去


耳...

启转承合 15

九爷和副官的番外推迟了不开心~感冒了好悲催!产文的速度和质量都越来越低了啊~~

——————————

转眼红府添了小少爷母子平安,二月红到祠堂叩谢祖宗荫庇,意外发现了先人留下的矿山古墓资料和当年探墓的日志。当时红家那批人为了阻止日本人的阴谋几乎全死在了墓里,幸存的几人在设置了一些非红家子孙难以破除的机关后也都因感染病毒而身亡。探明古墓的秘密和阻止日本人利用古墓为害成为红家遗训传到了如今的家主二月红手里,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再无所作为。


陈皮奉师父之命带了一篮覆着红纸的喜饼来到张府,顺便通知张大佛爷二爷已同意下矿山墓。张副官接着,和陈皮斗嘴当寒暄,两人在客厅嘻闹了一番,陈皮看张副官身体好了...

启转承合 14

最近工作忙又要安排年底的旅行,都没空码字了啊啊~~把反派拉出来遛遛就要准备下斗了。顺便问一句那个点梗怎么玩?我已经200多粉了

————以下短小正文————

送走了尹新月,哄好了小副官,张启山当晚就得以抱着自家爱人睡得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张启承又变成了启山哥哥的软萌兔宝宝,至少在两人的私人时间里是这样的。


这天是休息日,张启山依旧习惯性早起,披了件居家的袍子悠闲地阅读报纸,等着赖床的小副官起身。

值班的警卫敲门进来,大声报告陆长官来了。张启山满心不悦地站起来,挥手让他赶紧出去,小副官还是被吵醒了,穿着里衣就出来问道,“大清早的,他怎么来了?”


张启山一把搂住睡...

启转承合 13

张启承攥着包袱走到起居室,看见柜子上摆着佛爷的照片,忍不住伸手一再摩挲,要是拿一个带走佛爷发现了会生气吗?

还没等他纠结万,就听一声熟悉的呼唤:“启承。”

“佛爷,你怎么来了?夫人在等你吃饭呢。”张启承吓了一跳,心虚地把包袱藏到身后

张启山瞪了他一眼,“谁是夫人?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家里出了个夫人?”这小家伙是怎么了,这几天总在刻意回避他,还顺着尹新月叫起夫人来了

张启承眼神躲闪,低着头说:“尹小姐…您不是要娶她了吗?”

“先不说她,你拿着包袱干什么?”张启山早瞧见那小包了,不知道这小家伙在搞些什么

张启承头越来越低,和佛爷当面摊牌比悄悄走掉要难受百倍,“我…我不当副官了不能总在这白吃...

启转承合12

张启山一回家就围着他的小副官转,几乎忘了尹新月的存在,这位上赶着要当夫人的大小姐只得一个粗使丫鬟相伴。

尹新月一边吃着点心,一边问那丫鬟:“佛爷在我新月饭店连点三盏天灯,只为救他的副官?这未免也太体恤下属了!”

小葵四下看看见管家没在附近,就小声回道:“夫人,这张副官可不是一般亲兵,听说他是佛爷从东北带来的族弟,一直得佛爷亲自教养。”

尹新月点点头,大方地一挥手,“这样啊...我夫君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以后我也会好好照顾他的。”

尹大小姐调教下人可有一手,才几天那几个没见识的小丫鬟都拿她当了女主人,陪她出去逛街也人前人后叫着夫人,弄得半个长沙城都知道张大佛爷从北平带了未婚妻回来,过不多...

启转承合11

趁着老板出差赶紧码字的苦逼上班喵来更新了~先声明我不黑尹新月,虽然写着写着她好像有点刁蛮不讲理,但她本质并不坏,也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

————————以下正文————————

听闻张大佛爷放在心尖上的小副官辰睡不醒,九门中人纷纷前来探望,听说要找麒麟竭也各自派人去打听。

没多久就有了消息,解九爷经商的同时耳目遍布全国,人缘也广,听完回报说道:“近日北平新月饭店将要拍卖几味珍稀药材,其中就有那麒麟竭。我通过关系得了一张邀请函,不如我陪佛爷去走一趟,老八你就留下来照顾副官。”

齐铁嘴拿着罗盘满屋转,已掐算得此事定当逢凶化吉,没危险的事他最起劲,拍着胸脯说:“还是我陪佛爷去吧,九爷你好歹懂...

启转承合 10

第二天一早齐铁嘴就过张府来讨茶喝,张启山随意披着晨衣在客厅招待他,张副官清晨起来就出去了,说是佛爷伤还没好要多休息,硬将他留在家里。


茶几上搁着一封没有署名的信,齐老八看了几眼就笑起来,“二爷怕我们笑话他只顾儿女情长,送点资料来还要刻意改变字体。”


“你觉得这是二爷的字?”


“那可不,九门里只有他家下过矿山,而且我的眼光绝不会错。”


刚好走进来的张副官闻言笑道:“我忘记说了,这信是早上陈皮偷偷送来的,被我逮个正着。不过你们可别告诉二爷,不然他回去又要罚跪了。”


八爷拿个橘子丢他,“你小子,倒护着他。八哥哥对你那么好,你还老怼我!”


“皮皮可没你这么啰嗦。”张...

© 释雪|Powered by LOFTER